前言   周后稷,名弃。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为帝喾元妃。姜原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说,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马牛过者皆辟不践;徙置之林中,適会山林多人,迁之;而弃渠中冰上,飞鸟以其翼覆荐之。姜原以为神,遂收养长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史记·周本紀》   上面的这个故事,我最早不是从书本上看到的,而是听我母亲讲的。   我很小的时候,在大山里的一个夜晚。风从门缝中溜进来,灰黄的羊油灯光在破屋中摇曳不定。母亲坐在土炕上,怀中搂着小妹妹叶叶,她给我讲:   古时候,大山里有一个妈妈,生娃娃怎么也生不下来,差点把妈妈疼死了。好不容易才生下来,妈妈认为这个娃娃不吉祥,她不想要这个娃娃。妈妈把娃娃抛在山野中,牲口过来不但不踩踏娃娃,还围成一圈,山羊给娃娃喂奶。妈妈又把娃娃抛在冰滩上,很多老鹰飞来,张开翅膀,盖在娃娃身上,给娃娃暖身子。妈妈很吃惊,认为这个娃娃命太大,是个神,就把娃娃又抱了回来。娃娃长大后,当了国王。   那时我还很小。为了躲抓兵,哥哥跑到大山里给人放羊,父母带着我从中卫逃到甘肃景泰县的深山旷野,躲进了翠柳沟的一个山沟中,那里有几户人家。父亲常年在外给人干活,挣点钱养家糊口,很少见到他的影子。母亲领着我和小妹妹,借住在山里人的一间土坯房中。大山里太孤单了,太寂寞了,夜也太长了。母亲为了哄着我睡觉,晚上总是讲些小故事,尽管好多都是重复的,可我还是听了一遍又一遍,喜欢听。   在母亲讲的许多故事中,她讲的那个妈妈把娃娃抛在冰滩上的故事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我一想到小娃娃光着身子躺在冰滩上,浑身就起鸡皮疙瘩,自己就打寒颤,至今记忆犹新。这个故事伴随着我从小到老。   后来,我上了大学,学历史,读《史记·周本纪》,才看到了这个故事的原本。我非常奇怪,母亲姓丁,出生在中卫西山长流水,这里地在河西。母亲自小在山里长大,一字不识,当时家里又没有一个读书人,母亲讲的这个故事是从哪里来的?   我家祖居香山,香山地属陇右。从周宣王、秦昭王、秦始皇、汉武帝、隋炀帝、宋、金到明、清,宁夏境内的古长城自南向北,由固原修到黄河南岸、东岸,再修到黄河北岸、西岸,我的祖上像长城一样,也是自南向北,从香山先迁至黄河南岸的下河沿,再迁至黄河北岸的黑林村。中卫黄河北岸地在河西。史载周人发祥于陇右、河西。母亲讲的这个故事世代流传在山里,流传到一字不识的人家,流传到我的童年时期。由此可见,周人始祖后稷诞生的故事在陇右、河西流传之久远与广泛。   母亲讲的这个故事,竟然见诸于史册记载!史册中的故乡事迹,父老乡亲知道而我不知道的,究竟还有多少?史册中失于记载而湮没于荒山野岭中的历史究竟还有多少?   故乡的故事,是在故乡生根开花的。钩沉索隐,或许皆有车辙马迹焉。   《塞上古史钩沉》的面世,得力于宁夏红枸杞产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金山先生的鼎力相助,特此致谢。——周兴华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