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女怕嫁错郎   古有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之说。社会发展进步了,入错行可以辞职,重新择业。嫁错郎可以离婚再嫁。可理是这么个理,但就一般的人而言,即便是社会意识形态空前活跃的今天,跳槽谋职谈何容易?改嫁又得几多艰辛。   我老家所在的村子,是一个家族村,四十多户人家只有零头是外姓。外姓者也是招女婿繁衍的后代。故而长期形成了同村不通婚的规矩。虽则日月渐久,出五服者甚多,但毕竟同族同宗,不婚嫁倒也显现着婚姻意识的进步。实际上这种进步已经有了成果。比如,近百年来我们这个村子就未出生过智障儿、畸形儿。可同时也出现了一道难题,青年男女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缺失了在劳动中相互倾慕终成婚配的土壤与环境,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媒妁之言便成了她们婚嫁的唯一途径。   媒妁之言虽也有男女双方自由择偶的环节,男女双方在媒人的撺掇下,见面后可以表示同意或反对,但在这具有很大偶然性的选择中,错误太多,失误太大。而一失足就会成千古恨,决定了他们一生的命运。与我同龄上下各外延一个年龄段,我们村子嫁出去的我能叫上名字的女子有近百名。偶尔碰上几个,对比她们的容颜,稍稍打问一下如今的生活境况,我不禁慨叹,女怕嫁错郎,这是一个多么严峻的现实。   南院子钟家(这里的“钟”字是他们家的名,因是同姓,村人以名区分)有四个女儿。大女儿嫁了个土改工作队员,小女儿嫁了个二十里外的农民。几十年过去,虽也都儿女成行,孙儿绕膝,但两家的生活境遇,经济状况大相径庭。在各自不同的生存状态下,妹妹看上去比姐姐老了十岁还多,至于她们的儿孙,农民家庭出身的三代农民,干部家庭出身的三代干部,及至各自的生活状况,便可想而知。论长相,论灵气,在她们出嫁那会儿,妹妹要比姐姐优越许多。但就因了一个嫁字,改变了她们的命运,并延续了她们各自三代人的优越与卑微。这是否是“嫁”的对与错呢?   前年春节农村社火进城,在我村的社伙队伍中,我蓦然发现了一位女扮男装的老者,满脸的皱纹,头扎羊肚子手巾引着狮子在打场子,虽也有些潇洒之态,但那穿着打扮和跑动起来的动作甚是滑稽可笑,又令人心酸。村子里耍狮子的人我原本是都熟悉的,这人是谁呢?我挤到圈子里接过兄长的鼓槌,一边敲鼓,一边端详,这不是大我三岁的英弟吗?咋会成了这个模样?乡亲告诉我,英弟的几个娃娃都成了家,老汉死了,没人管她,精神有些不正常,这几年经常跑回娘家,在哥哥兄弟家里混口饭。过年了便混在社火队里,图的分几个零花钱。   我不禁唏嘘,当年她可是我们村上的一枝花呀!如今却落得如此下场。英弟的婚嫁曾在我们村有过惊天动地的故事。英弟是她母亲一对孪生双胞胎中的姐姐。妹妹英爽出生三个月就送给了十里外的亲戚家。原本分属两个人的奶水英弟一个享用。有了足够的奶水,这英弟自小就显现出了不同一般的活泼可爱和容颜。长到十七岁,已有了“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姣美与风情。加之脑子灵活,嘴巴伶俐,又活泼好动特爱唱歌,在我们那个村子成了人见人爱的尤物。适逢四清工作组进村,工作组里有一个二十岁开外的俊朗小伙,人称王秘书。家族村来了外姓小伙,还是个干部,自然成了众多芳龄女孩倾慕追逐的对象。英弟身形俱佳艳若桃花,终在众姐妹中胜出,与王秘书眉来眼去,打得火热,险些做成了百年合好的风流之事,不料她的父亲明察秋毫,紧急中自作主张,把她许配给了十多里之外一个农家亲戚的儿子,并收下人家的800元彩礼。那年月的800元,在我们那里是很高的彩礼。父女俩为此进行了长达半年之久的斗争。最后她的父亲不仅找到了四清工作队的领导,清退了王秘书,还把她吊起来打了无数次不说,在全村人到井上挑水的时节,把她五花大绑,拉到井台上示众,并以自己跳井相威胁。争斗的结果,英弟服了输。屈从了父亲的安排,自此奠定了她一生的悲剧命运。丈夫虽也老实本分,然而几十年日子一直不顺,落得个形容枯槁,精神出差的下场。人们看到她今天的样子,难免想起她如花似玉,在公社宣传队跳舞唱歌时的丰采。哀叹最多的是她的婚姻。这丫头心里活泛,当初与王秘书热乎,不仅是年轻人情之所至,重要的是受了南院子钟家老大的影响,向往美好生活,看明白了女人一辈子的路,与嫁人的重大干系。只可惜呀,没抵住她爹的淫威。也有人设想,如果她当初不做孝顺女,坚决嫁了王秘书会如何如何。也就自然想起了她的孪生妹妹英爽。长大之后因相貌姣好嫁了城里人,自己也在城里有了工作。虽说自小给了人家,还认她这个姐姐,尤其是近几年常回到娘家来看这个姐姐。因是孪生,今年也该是五十好几的人了,看上去英爽要比她的姐姐小上十多岁。至于生活环境与条件的差别更是天壤之别。一个嫁字,让一对孪生姊妹的人生之路成了两股道上的车,不是并行而是背道而驰。然而走过去的路不可能回过头去重走,铺满鲜花也罢,长满荆棘也好,只能按婚姻的轨道,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延伸,谁又能帮谁从根本上改变命运呢?   一个嫁字,对于农村的姑娘有着多么重大的意义。几十年过去了,农村姑娘婚嫁再也不可能出现英弟那样父母包办的悲剧,但生活舞台狭小的现实,与择偶本身具有的很多不确定因素,现在农村姑娘的出嫁谁说不同样存在着诸多“风险”呢?   谈到这个话题,朋友们人人有着诸多的感慨。别说是农村,就是城里也一样。就是自由恋爱,看看一个个妙龄女郎变成今天的老太婆,谁不受着婚姻的严酷影响。丈夫成了大官,妻子身价百倍;丈夫成了大款,妻子穿金戴银、荣华富贵。反之,丈夫碌碌无为,妻子虽百倍努力坚忍不拔,生活的航船也最多是个中游罢了。这还是说的一般状况,碰上丈夫人格道德上差距悬殊者,一辈子贫困不说,仅心灵磨难,也足够一个女人苍老几十年。   看过来的路,想当初的嫁。怎一个嫁字了得。女人们叹曰,难怪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的夫人十分荣耀地说:审视她作为一个女人的一生,一是嫁了个好丈夫,二是生了个好儿子。这是多么深刻的感悟啊!一个嫁字,让众多的女人姑娘时期的俊美之分,顷刻间高低错位。你漂亮能怎样?丈夫不行,日子过不好,照过不好。一个嫁字让一个女人婚前的才情修养大大缩水,男人要的是美貌与贤淑,碰上不理解的,你照样受气,变成了男人的依附。一个嫁字让一个女人的生活道路发生了本质的裂变。   我不是男权主义者,也不蔑视一部分女人的荣耀富贵与婚姻无关,甚至还给她的丈夫带来了无限幸福与光荣。但这仅是特例。就大部分女人而言,生活道路与婚姻状况息息相关。有哲人说婚姻是女人命运的坎,这道坎对于闺房待嫁女子实在是太难太难了。或许我是在胡说八道,可现实大体如此,故而生儿子者难,生女儿者更难。若要超越现实,那是要些水平的。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