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别与和谐   差别与和谐相依相存,又矛盾又斗争。差别太大难以和谐,没有和谐,差别难以存续。   我住宅的后面是小区的会所。会所者,新建住宅小区为居民服务的娱乐场所。设有健身房、游泳馆、棋牌室之类。入春以来,每夜华灯初上,会所的健美形体训练班便异常的火暴。楼距不远,且热闹之地灯火璀璨又窗帘大开,站在后窗户前,里面的一招一式便尽收眼底。二三十名身着各色健身服的青年女子,在健美教师的带领下,踏着优美的音乐节拍,前进三步扭扭屁股,后退三步摇摇脑袋,左挪三步送送胯,右挪三步弯弯腰。一会儿仰面朝天展展地躺在地板上,慢慢地曲张秀腿,一会儿双膝跪地,努力地挺起胸脯,向后仰着头作S状。青春的活力尽显毕至,都市现代夜生活的健康与美感张扬之极。   如果不是欣赏这如画美景的同时,又一个画面,不经意间也跳入我的眼睛,我或许会每晚站在窗前欣赏几分钟的。因为这是健康的都市夜生活。优美的线条,舞动的形体,装点着都市朦胧的夜色,谁能不说是一番美景呢?可偏偏跳入我眼帘的另一幅画面,像一块烧红的烙铁,灼疼了我的心扉。就在离健身房二十米不到的几间没有完工的会所设施内,住着几十名做小区后续附属工程的民工。一律的用竹架板支起的大通铺。铺盖乱糟糟地堆在上面。疲惫不堪的民工们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两个还蹲在门口的水泥台台上端着大白碗吃着稠糊糊的面条,靠西边的房里是民工的临时灶房,三位妇女,一位正在洗涮成堆的碗盘,另两位已纳起了鞋底,开始飞针走线。   咫尺之内,对比如此强烈的两幅画面同时映入我的眼帘,不知怎的,一句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忧唱后庭花。”那样顽强的横亘在了我的眼前。其实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与健美者何干?与这首诗何干?理智上明明白白,可感情上疙疙瘩瘩。遂不想再往后窗看去。   其实这就是社会的差异,有坐车的,就有拉车的;有住房的,就有盖房的;有吃生猛海鲜的,也有沿街乞讨的;有穿金戴银者,也就有衣不遮体者;有日掷千金者,也有囊中羞涩的。即使是世界首富美国的洛杉矶,每到下午,总会有上百名流浪汉等待着喝粥饭吃粥食,夜晚蜷缩在废纸箱子里过夜。何况是我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呢?可是我心里总觉得别扭。我不禁慨叹,真是人比人活不成。人哪!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在这个社会上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往往不是个人的意愿和努力所能够达到的,出生在都市,又觅到了一份相对稳定,收入丰厚的职业,你就能衣食无忧,你就能去健身房训练形体。而出生在农村,尽管你也如花似玉,但繁重的体力劳动、太阳黑子的照射迫使你四肢发达,腰围渐粗,脸庞焦黑。回到乡下,看到我的那些侄儿媳妇们黑红的脸,粗糙的手,再想想城市上班族戴着的面巾,真是天壤之别呀。   别扭也罢,不舒服也罢,这就是社会现实,这就是任何人也无法改变的现实。理想的人人平等,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社会离我们尚远。即使是到了那个社会,人与人的差别也无法完全消失。关键是我们如何对待这种现实。如何依靠我们的努力逐步地缩小这种差别。   遇到灾难,衣食无忧者能慷慨解囊,施以帮助,而不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甚至说一句活该你倒霉;练舞健身的美女们欲驾香车返回豪宅的时候,发现建筑工地的工具挡了道,能友好地对正在收拾家当的女民工说声谢谢,而不是“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恶语相加。我想,如果若此,这差别中还是能和谐相存的。反之,如果城里人就是瞧不起乡下人,有钱人就是欺侮没钱人,农民工辛辛苦苦晒黑了皮肤,累弯了腰背,一年下来连养家糊口的工资也拿不到,又怎能不引起差别和双方的相互仇视呢?   于是我想到了党和政府这些年一直努力作为的,支持新农村建设,减免农业税,加大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补贴;坚持教育公平,加大对农村教育的投入;为农民工追讨工资……正是这些英明的决策,在逐步缩小着城乡差别,正是大力推行的以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为基础的和谐教育,实现了存在差别的现实中,社会各阶层心理上的沟通与理解。   舞还要跳,民工临时灶房的饭还得烧。只要社会各阶层的人们都有一颗仁爱之心,都给社交场合的对方以人格上的起码尊重,努力地在差别中奋斗,去逐步减少差别,社会的和谐共存还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和谐不等于没有差别,差别不是不能和谐。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