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心情   三十度以上的高温连续二三十天,你的心情会怎样?烦躁,没的说。闷热,让空气中飘满了尘埃;闷热,让路边的树叶挂满了尘土;闷热,让鸟儿们的叫声不再那样清脆响亮;闷热,让狗儿们吐出了红红的舌头,连呼吸也不再匀称,显得那样急促;闷热,让山地上久旱的秧苗们蔫头打脑,有的干脆枯萎死去;闷热,让树上的知了鸣叫得噪噪急急切切,近乎于哀鸣。人的烦躁心情则成倍地加重。   雨变得金贵了。万物生灵久盼的雨突然间倾盆而下,那是一种什么状态,什么情景,什么心情?一个字,爽!天空中的漂浮物没有了,宇雨澄清万里埃,天空净明澄彻。夹带着些许泥腥味和青草气息的空气,是那样的凉爽和清新。人们打开窗户,贪婪地呼吸,或待雨势变成丝线之后,干脆奔向户外,伫立于万绿丛中,忘情地吐故纳新,来一次彻底的洗心涤肺。把几十天闷热带来的烦躁心情和沉重的心事统统换掉。敞亮了,明快了,舒畅了,大脑也清晰了。这是雨对于人间的润泽。电影艺术家们在处理主人公于极度苦闷与焦虑中更换心情的主要方式之一,就是让他在瓢泼大雨中痛痛快快地淋一场,大概也起于雨能更换心情这样一个基本常识。狗儿长出了一口气,愉快地撒欢去了,鸟儿蝉儿沙哑的嗓门一时间变得清亮、婉转,欢快地高歌了。树上的叶儿,田里的苗儿,竟然像武士解下了铠甲,古代的犯人解下了卡在脖子上的木枷,轻松了,自由了。像迎接新生儿一般,摇曳着身姿,抖擞着精神,亮出油油的碧绿,嫩嫩的鹅黄,展示出一个清凉的世界。   雨后的心情在树上,雨后的心情在田里,雨后的心情在净明澄彻的天空中。   摄影家们背着行囊出发了,他们把雨后的彩虹,洁净的天空,英姿勃发的草木,连同自己洗刷过的凉爽心情一股脑儿定格在自己的机器中。试图以自己的作品告知人们,这个世界不仅有闷热,以及由闷热繁衍的尘埃混沌和焦虑,而更有洁净和凉爽。画家们背起画夹起程了。用他们的画笔和艺术创造力,把跳入眼帘的一尘不染、层次分明的视觉效果在摄影家还原的大自然的底色上,调出更加鲜亮夺目,辉煌灿烂的色块。让人们在他的画作中去体会自然界的本真。   雨后的心情是惬意的。我更爱观赏大雨洗刷世界的过程。我的家住在秦渠岸边。许多次大雨来临的时候,我都站在阳台上思绪飞扬、心潮难平。雨水———你这造物主的精灵啊!你有驱除恶魔的无限张力,你有摧枯拉朽的神奇之功。   原本英姿勃发的两排国槐,耐不住连续两个月的大旱,枝条萎靡了,叶片卷曲了。害虫们把黑焦油一样的液体涂满了枝条,原本洁净的林荫大道成了能沾掉人鞋子的焦油场。大雨倾盆而下了,两行国槐跳跃着,舞动着大若伞盖的枝头,欢呼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迎合着树木的呼唤,铜钱般的雨点子率先砸下。树木们先是惊怵地一个激灵,接受了预告之后,便作好了准备,挺着身姿去迎接了。雨帘扯天扯地,雨线密不透风,立体的雨的世界中,咬噬树冠的害虫们战栗着落地身亡。残枝落地了,败叶落地了,沾浮在绿叶上的焦油尘土耐不住雨帘的冲刷,落荒而逃了……   暴风雨过后,秦渠边上的两排国槐绿茵茵,脆生生,换了人间,换了心情一般,挺立在朗朗晴空下,极力舒展着身姿招揽着休闲的人们。   难怪古来就有求神祈雨之说,难怪今人不惜重金,实施人工增雨之举。原来,它不仅可以有效地驱除旱魔,还能够把久旱的混沌天空变成立体的水的世界,大浪淘沙般,让世间万物洗涤污垢,更换心情。   雨后的心情真美!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