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批的滋味   人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人说,春风得意时,迎头泼一盆凉水,有利于迷醉者警醒,叫你得意而不忘形。   话虽这样说,道理无疑也是对的。可是真的呛你一顿的时候,那滋味真的好受吗?   1993年7月中旬的一天,市委书记吴学庭通知我,上他的车,去看东环路打通工程。我心里有点慌。东环路工程是市委确定的向国庆节献礼工程。年初拆迁受阻,耽误了一些时间,进入5月之后,路基才全面施工。由于下半段填方较多,且取土困难,7月初,才把上下水沟槽挖开。谁料连续三天瓢泼大雨,把1.5米宽,2米深的下水沟槽灌满了水。懂一些常识的人都知道,修路最忌讳的是路基渗水。水不抽干,是无法继续施工的。尽管施工方动用了多台抽水机,用了四五天时间,水抽干了,但晾晒仍需时日。可看书记的脸色,似乎不容解释更多。只好小心地上了他的车。到了工地,由北往南步行,我小心地跟随着。只有我们两人,他只管走路,很久不开口,我有些毛了。已经垫好碾压过的路基刚能落住脚,两人的脚上沾满了泥巴,走得有些费力,可他仍然走得很快。到了中段他发问:工地上为啥没有人?我答施工人员收麦子去了,再说沟槽里的水没完全干,干不成。那你早干什么去了?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再说话,脸色也更不好看。直走到南头出口处他转过身:我告诉你,9月28号必须通车,其他的事你看着办吧!   书记走了,把我一个人晾在了工地上。那是我任城建委主任的第二年,也是第一次挨市委书记的批评。心里的滋味很不好受,有委屈,有怨气,但更多的是自责。是啊,我早干啥去了。下大雨的时候,为什么不对已开挖下水沟槽实施防雨措施?还有整个工程进度如果往前赶一赶,麦收之前路基下的隐蔽工程是否已经完成。孤零零地站在工地上,我都能感觉到我的脸烧成了一张红布。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吴学庭书记对我是极度信任的。1991年底,是我从政生涯的一段低谷。吴学庭任吴忠市委书记了,他要实施吴忠城市大建设,首先要选调一个能干的城建局长。在我出差在外,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我从市政府办副主任的岗位上调任为吴忠市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局长。三个月后,又把当时城建系统的公用事业局和城建局合并为城乡建设委员会,任我为主任。上任一年多,在各种场合他表扬过我多次,对我提出的问题总是给予大胆的积极的支持。打通胜利街,实施危房改造工程,盖建委办公楼等项工程,都进展得十分顺利。虽然很苦,很累,但我干得很顺,正是因为有市委的大力的支持。那一段我也确有些春风得意的感觉。   可是我挨批了。在没有第二个人在场的情况下,我挨批了。正是因为给我留足了面子,我才感到了那批评的分量。   时任政府常务副市长,分管城建工作的范存德同志站在了我面前,显然他已知道了书记批评我一事。他安慰我,不要往心里去,把下面的工作安排好,保证工期就行。他说书记批评我实际上是在策略地批评他。他和颜悦色的态度让我宽慰了许多。他是一个足智多谋、雷厉风行,敢于负责的人,我一贯十分敬佩。有他的安慰,接下来我的委屈也释然了。   我曾经说过,人活一辈子,在人生的舞台上,能大刀阔斧地按照组织的意图,实施人生抱负和价值的机会并不多。我碰上了,就该珍惜,就该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谋福祉。真的,碰上了那样两个知冷知热的领导,是我一生的福分。他们严格要求,工作的标准很高,但并不过多地干涉部门的具体工作,给你一个大胆施展的空间,让你游刃有余地抓你的班子建设,抓职工队伍建设,抓市委、市政府交代的任务。我在任上的四年中,才有机会干了那样多吴忠城市建设的大工程。老百姓满意,市委、市政府满意,自治区建设厅满意,廉政建设没出任何问题。我在之后升任了政府副市长,没有这两位开明的领导,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从心里感谢他们。   批评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是人人都会说的一句话。有恩于你而又是善意的批评,无论你当时的心情有多么沮丧,过后你都会心悦诚服的。因为他们给你的是鞭策,是鼓励,是要求你进步。但是对那种吹毛求疵,自己错了,反而毫无理由地对你横加指责,以官要挟,以权压人的训斥,你还能够坦然处之吗?很多朋友在给我讲起他们的境遇时,气恼得黯然神伤。或许有的人一样可以从容对待,或许有的人也可以阳奉阴违。只要哄得上司龙颜大悦,至于其他嘛,再作计较。而可悲的是往往为了取悦上司牺牲的就是老百姓的利益了。   懂得了在被批评中寻找差距,吸取教训,你就会在心灵洗涤的过程中增长才智,升华悟性。明白了批评人的艺术,你就会在工作实践中提升你的人格魅力。在人生的舞台上更好地实现你的人生价值。倘若碰到是另外的情况,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