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山断想   有关太阳山的消息不断地出现在区内的报刊上。庆华集团董事长霍庆华为四川汶川灾区捐款五百万元,庆华集团炼焦炉正式投产,2007年以来太阳山基本建设投资已达几亿元……读着这些消息,我的心有一种愉悦的释然。庆幸我2004年12月发表在《吴忠日报》上的“太阳山的光芒”,2006年4月在同一报纸上发表的评论“太阳山的价值”等,所书文字没有成为蛊惑人心的肆意妄言。而随着太阳山开发建设进度的加快,这些文字更具有了一种耐读的分量。   太阳的光芒永远是世间万物生长的希望。太阳山的光芒是从地下喷射而出的。以其蕴含的巨   大能量,锐不可当的气势和澎湃的激情,让这片丘陵起伏、沟壑纵横的蛮荒之地为之震颤,成为吸引世人眼球的巨大磁场。   居高声自远,非是籍秋风。   太阳山位于吴忠市下辖的盐池、同心、红寺堡三县(区)交界地带。西临罗山东接鄂尔多斯块地西缘。地表多为风积沙土层覆盖,风大沙多,气候干燥,降雨量小,蒸发量大,昼夜温差悬殊。可地下矿产资源富集,已初步探明矿产资源二十多种,具有极高的开采价值和广阔的资源转化发展远景。几个煤种同处一个地区,在中国实属罕见,而白云岩的镁高含量所预示的合金材料发展前景更具有诱人的冲击力。   恩格斯说,世界上最美的花朵是思维着的精神。在市场经济大潮中鏖战拼搏了二十多年的企业家们,早已从各种媒体捕捉到了准确的信息,中国西部这片皴裂的穷石瘦土下面矿产充盈、丰富,实属地质性的内秀。他们以鹰一样的眼光和企业家的远见卓识,从渤海之滨,辽沈平原,东部沿海,首都北京,群雄逐鹿般在这里云集,要在这古老厚重的黄土高原炼山石以填海,擎巨柱以擎天。   矿区开发的相关技术资料已经齐备,总体规划,各区域项目建设发展规划正在通过各种评审。踏勘于这片地表尚未有太大变化的寂寞土地,企业家们甚至能感觉到一种宁静的爆发与震撼,就像在清晨聆听植物生长的声音一样,内心总被一种探究的欲望感动,因为他们在这里看到了一种希望,一种小鸡啄破蛋壳的希望。梧桐已栽就,只待金凤栖。   地火烧三日,方是炼丹时。实现吴忠工业快速发展的希望之地在太阳山;解决占全市人口52%的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根本出路,也在于快速高效地开发太阳山的地下宝藏。光辉的前景,远大的目标似炽热的光芒召唤着,炙烤着吴忠市的决策者们。   “没有问题,只要我们扎扎实实地做好每一项工作,不出现决策上的失误,用个三五年,太阳山地区新增五十亿元工业产值,新增一万多个就业岗位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2004年春天一个乍暖还寒的日子,从太阳山风尘仆仆踏勘回来的中共吴忠市委书记肖云刚满怀信心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诚哉斯言,壮哉其志。   经两年来的进一步详查,探明煤炭储量八十三亿吨,冶镁白云岩远景储量十八亿吨,镁含量高达20%,石膏矿三十亿吨。有可做炼燃气煤、肥煤、焦煤及非炼焦用的贫煤和无烟煤,具有极高的开采价值和广阔的资源转化发展远景。   依据这一数据,仅有数可加的三种资源之和就近一百三十亿吨。按照现行价格换算,仅八十三亿吨煤的价值总量是一个多大的数字,具有一般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明白,它已接近我们国家2005年财政收入总量的2/3,超过了吴忠市2005年财政收入的数千倍。这个数据着实有些吓人。不仅六百多年前,在韦州修建王宫的明庆王朱栴万万不会想到,他曾迷恋的“三月东湖景始饶,水光山色远相招,鱼冲雨急牵浮藻,莺逐颠风过逝桥”的这块风水宝地下,竟有如此价值的宝贝。就是今天很多的吴忠人也未必认真琢磨过这组数据的分量。   当然,资源的价值并不等于人类可以实际利用的价值。在开发利用的过程中,它还有大量的投入和不可预测因素。但仅此就足够吴忠人瞠目结舌的。解放五十多年,吴忠地方工业发展中,地下资源的利用能够占多大的比重?除去太阳山,今后吴忠地方工业发展可利用的地下资源又在哪里?   由此,太阳山的资源价值对吴忠经济社会发展格局的影响,不言自明。打仗需要有利地形,发展需要依托资源优势。不沿边、不靠海的西北地区,谁拥有了资源优势,谁就拥有了跨越式发展的资本。更何况现代工业的发展,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吴忠地方工业中曾辉煌了几十年的机械制造、加工工业已陷入了困境。吴忠工业经济发展的后劲在哪里?在太阳山。   这就是太阳山的价值。   我不是预言家,只是一个渴望为推动历史前进鼓与吹的文人。值得庆幸的是,这些文字充分表达了中共吴忠市委、市人民政府的决心,对于坚定吴忠人贯彻自治区党委政府开发建设太阳山的信念,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那个时候起,吴忠的报纸、电视,大量的文章、节目,以这些文字为基调,吹响了进军太阳山的号角,营造了浓厚的氛围,统一了全市人民的思想。作为吴忠市委班子的一名成员,宣传部长,我尽到了自己的一份责任,我欣慰。   更值得追忆的是,2006年8月到11月,太阳山开发建设进入关键时期,在大约一百天左右的时间内,吴忠市委、政府班子成员所面临的考验,自治区党委政府及相关厅局给予的无私的鼎力支持。国土资源部的手续怎样办?国家发改委的立项手续如何批?庆华集团入驻宁夏参与开发建设应该给予什么样的优惠政策?有信息显示,过了2006年年底,像太阳山这样的矿区,资源的开发利用将有新的从紧的政策。如果在这一百天内,这些手续不能够齐备,这些问题不能够敲定,有可能会贻误战机。如果是那样,吴忠经济发展的后劲在哪里?可持续发展的思想又如何体现?   2007年年初,行进在韦州至太阳山的公路上,当汽车轮子辗过这片覆盖着黄金白银、大把钞票的土地的时候;当庆华集团新建的生产设施从眼前匆匆掠过的时候;当看到太阳山镇基础设施日臻完善的时候,我禁不住眼睛有些湿润,难以抚平彭湃的心潮……   2006年11月,由自治区党委政府主要领导参加的,宁夏庆华集团成立奠基仪式,隆重而热烈的场面在眼前重现。   在自治区人民政府召开的几次重要决策会议上,齐同生同志那言简意赅、落地有声的话语,时任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的赵永清同志及相关部门负责同志积极明确的表态发言又一次在耳畔回响。   引进庆华集团参与开发建设的决策会议上,那凝重紧张的气氛似乎又一次笼罩了我。当时兼任市委秘书长的我记录了所有这一切。   那难忘的一百天,连续作战的一百天,不分昼夜的一百天啊!从吴忠到银川,从银川到太阳山,从太阳山到河东机场。市委书记肖云刚的汽车轮子跑了几万公里,都写在年轻的司机小叶同志那疲惫不堪的脸上,都写在秘书王刚嘴角那起了又消,消了又起的血泡上。不知道肖云刚同志每天很晚回到公寓后,还有没有精力清洗一路奔波的征尘。作为陪同他经历了这一切的我,每天回到家几乎是倒头便睡,茶饭不思。他们太劳累太劳累了。天地生人,有一人则应有一人之业;生一日则应尽一日之责。人活一辈子,辛劳受苦,或许会很多很多,然而真正让你难以忘怀的,具有特别意义的,可能就是几个瞬间。那一百天印在了我的记忆深处,它让我看到了一个共产党的基层干部,为了人民的福祉是怎样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它让我看到了年轻的机关工作人员是如何任劳任怨、无私付出的。   两年过去了。当太阳山不断有好消息传来,我想每一个当事人都会对自己说,为了今天的辉煌,那些个瞬间的付出是值得的。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作为站在特殊舞台上的人民中的一分子,在一个特殊的机遇期,兢兢业业地尽到了你那个角色所应承当的职责,你才会问心无愧地承担起“人民”的称号,历史也才会给你一点点位置。   2008年7月15日(周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