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老校长哀   那是1966年夏未秋初的一天下午。天气十分炎热,我和外班的几个男同学正在大榆树下面说着什么。忽听有人喊:褚力民你往哪里逃!我循声望去,几个高中男同学从图书馆那边一路跑来,满头满脸都是汗,越过一个个花池,踏倒了不少草花,惊得蝴蝶和蜻蜓四散逃命。可是看他们的前面并没有什么人。也许是我们的惊觉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又招呼: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啥!   西南面全是各种树木和分割成的一块块方格子的花池。葡萄、苹果、梨、葵花及各种好看的花草应有尽有,平时由两位生物老师经营。它是我们植物课的实习园地。很多花草的名字我是从那里才知道的。听到喊声,我们几个尾随着他们跑去的方向跟了过去。但我们没有跑,顺着树林和花池中间的小路,猫着腰小心地走了过去。那时节校园里一惊一乍的现象已经很多,我们不相信会有什么大事,只是好奇而已。   谁知真的出了大事。赶到校总务处后面的三间平房前,只见那几个高中同学在用脚使劲地跺着一扇木门,还边跺边喊:“褚力民你出来!你想逃避革命群众的斗争没门,你想自绝于人民办不到!”喊声是声嘶力竭的。跺门的两个同学可能是崴了脚的缘故,换成了用肩头撞。虽然门板已出现了新的裂痕,就是撞不开。那天我才知道校长住在那样不起眼的三间平房里。看他们一个个十分激动的样子,我们几个不敢往前去,只是站在远处看着。“可能没进去,钻到别的地方了吧!”“进去了,我看见的。”在他们的对话中,只听房后有人喊:禇力民自杀了!大家又往房后跑去。只见一个同学正站在另一个同学的肩上,从后墙的高窗往里看着。等我们再回到屋前,新绽裂的木板门已渗出了殷红的血迹。我们几个害怕了,四散逃回了自己的教室。   一位老校长真的自杀了,他是在他的学生的追喊声中回到他的家,用自家的切菜刀自杀的。而且在最后的阶段是用自己的身板顶着门完成了自杀全过程的。老校长自杀是吴忠“文革”中的第一桩血案,自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紧接着校园里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指向他一个人。“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抵抗革命运动,罪有应得!”“叛徒!内奸!工贼!”等等。几乎所有的罪名都向他砸了过去。有一张大字报还分析了他自杀的过程说,从他在革命学生的挽救声中,能下狠心用菜刀自杀的情况看,解放前他肯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肯定有血案在身。真是欲加之罪可患无辞啊!   老校长的自杀在我心中投下的阴影是沉重的。一个那样有威严、有威信的校长怎么会是坏人呢?过去只听说他是延安过来的老干部,级别跟县长一样高。还听说他在解放战争中立过战功。在学校两年,我只听他讲过一次话,全校大会一般都是由教导主任讲话。平时我只见到他从办公室到老师房间走路时急匆匆的样子,脸上似乎从来没有过笑容。可就是这样一位校长,把学校治理的井井有条,学生都怕他,老师们都敬重他。学校的影响一天高过一天的时候,却落得那样一个下场。很多年之后,我的班主任和我谈起这位老校长,他的眼里还布满着敬重之情。他说老校长生活很俭朴,妻子在外地工作,一年来一两个月。生活上的事,从做饭到洗衣服,都是自己在打理的,从不让别人帮忙。还说老校长检查每个教师的教案很细致,他们从不敢马虎。可惜呀!再也找不到这样的校长了!我的班主任老师在当了校长之后仍这样感叹。他说老校长最大的优点是治学严谨,只认工作实绩,不分远近亲疏。全校七八十名教师都是全国各地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而只有他是高中毕业从上海支宁来的,本来在材机厂子弟学校教书,是一次全县教师会课,原来的老校长发现了他,硬把他调了进来。还时常鼓励他,表扬他。   在教育系统有一句大家认可的话叫,一个好校长就是一个好学校,校长的作风就是学校的作风。因此在我当教育局长的几年中,每到一所学校看到校容校貌校风,总要对校长们不客气地说些什么。而每每这种时候我总要想到吴忠中学的这位老校长。   我经常在想,一个经历过战争洗礼的人,游游街怕啥?戴高帽子怕啥?被批斗又怕啥?挺几年不就过来了吗?为啥要自杀呢?后来在给老校长平反之后,从许多老师的言谈中我慢慢得知,是他宁折不弯的性格,是他出生入死获得的荣誉,是他在校长岗位上卓著的成绩,被社会各界已经拥戴得很高的声望,使他不愿低下高贵的头颅。据说出事的那天前,他已参加完两场批斗会。他不愿让敌人的枪弹都没能够洞穿的胸膛,在自己同志的诬陷中蒙受屈辱。以现在的眼光看,他也是在以自己的鲜血对抗那场毫无秩序的混乱。从这个意义上说,老校长死得是伟大的。   不苟且偷生谁说不是一种血性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