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奖牌之后   三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推开了我办公室的门,她们都穿着很旧的运动服,学生模样,但又不太像,怯怯地就站在门口。还会有学生上访?我有些惊讶:“你们有什么事?”三个人互相推让着,低着头,双手交叉在下襟搓弄着,完全是在学校接受老师批评时的那样一种神态。我又一次招呼她们说话。   窘迫消失了,她们大起了胆子:“市长你给我们发过奖金,还握过手呢,你忘了?我们是举重的。”   我想起来了,半年前的一天下午,体委主任带着十几个在自治区运动会中获了奖的运动员,集合在政府办公楼门前,举行了简短的发奖仪式。前排六七个人中有这三位小姑娘,一个获了一等奖,两个获了所属级别的二等奖,不仅发了300~500元奖金,我还与他们照了相。   她们是来要工作的。她们初中毕业后就到市体校参加训练,又到自治区体校训练了半年,不仅自己获得了荣誉,还为吴忠市争了光。举重运动很艰苦,她们都不同程度受过伤,现在比赛结束了,她们也失业了。   她们说的是实情,我曾在自治区体校看过她们训练,那是比赛前我代表政府去慰问。训练大厅里,七八个姑娘们躺在棉垫子上,教练不断加重杠铃的分量,姑娘们一次又一次全身发力,把一百多斤的重量从胸前举起。她们成功了,也拿到了奖牌奖金。但是她们的条件又不具备成为职业运动员的资格,比赛结束后,各自回家也在所难免。当时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她们是农村户口,按政策还没有为她们安排工作的规定。对于她们的上访,我不能作出令她们满意的答复。当时正是乡镇企业十分兴盛的时期,我告诉她们,我所能做的,是与她们所在的乡镇联系,优先录取她们到乡镇企业工作。她们显然有些失望,悻悻地出了我的办公室。   我很同情她们,可是我又爱莫能助。这些出生在农村的孩子们,学习成绩不好,便希望靠一技之长跳出龙门,进入城市,但是他们没有我当初的运气。用工制度改变,国有企业不再从农村招工,她们的希望也便随着比赛结束而破灭了。我能想的出,当她们进入体校开始训练的时候,当她们站在领奖台上领取奖牌的时候,她们对自己的前程作了何等辉煌的设计呀。她们的父母为了支持女儿的行动,承担了家里的农活,抱着多么大的希望呀!然而运动生涯是极其残酷的。流汗又流泪,有几个能成为体育明星,又有几个能成为职业运动员呢?   我又想到这几年兴起的各种训练班。每逢双休日,那些六七岁到十六七岁的孩子们,在教练的指导下压腿、翻斤斗,舞枪弄棒,苦吃了不少,也具备了一技之长。但是,如果基础学业不好,考不上大学,靠这些一技之长,对他们的人生道路又能有多大的帮助呢?我曾问过一个孩子家长,让娃娃天天练习这些,究竟有多大意义。他说,学习不用功,也只能让学点别的,说起前程,孩子家长也十分茫然,说将来碰运气吧。   十多年前,几个农村的孩子获得举重的奖牌之后,满怀希望地来,失望而无助地去。现在的年龄应该是30岁左右,想必已嫁为人妇,或已为人母,她们的命运如何,我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是可以坚信的,社会已多元化,用工用才制度也多元化。无论是城里还是乡下的孩子,在搞好基础学科的同时,多有一些业余爱好,甚至是特长,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肯定有益而无害的,肯定会给自己的人生增加许多亮色也是无疑的。但不能把它作为唯一的目标,即所谓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   祝愿当年获得奖牌,今后准备争夺奖牌的孩子们人生幸福。记住一句话:条条大道通罗马。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