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台村长的难心事   他是一位很有些英气的汉子。中等偏高的个头,浓眉大眼,穿着虽不讲究,但干净利落,四十开外的年纪。一看在农村也是个人物,若不开口,会以为正春风得意呢。可是当他按信访办的同志的要求呈上信访诉求,待我粗略地看过,开始陈述困难的时候,说了不到三分钟便泪流满面,喉咙哽咽了,哭得是那样伤心。   直觉告诉我和接待室里的几个人,他的难心事真正地叫他伤心了。应验了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他是一个下了台的村长。前些年为完成上级下达的村队道路硬化任务,不得已,贷了信用社三万七千元款。按约定的村队道路硬化经费分担机制,这笔贷款,二万元应由村上承担,一万七千元是部分村民承担,但尚未收上来。道路建成后,三年来,村上应承担的全部还清了,剩下的一万七千元怎么也收不上来。虽已过了还贷期,因他还在村长的位置上,人家已延期了一年。今年他下台了,信用社再三催款无果,告到了法庭,判定要以他家的电视机和几只羊拍卖,冲抵贷款。为此,妻子说啥和他不过了。他还说,如果选上的新村长是个好人,收不上的贷款,要他还他也认了。而选的人纯粹是个二流子,有钱给家家户户送礼而选上的,他心里不服。   这位下台村长反映的是两个问题。一是贷款怎么还?二是村级组织的选举问题。   村队道路硬化是天大的好事,在乡下,村民们都这样说,而且这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些年,农民们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之后,很多家铺了地瓷砖,硬化了院落,最让他们头疼的就是村队的道路。晴天扬灰路,雨天水泥路。一下雨,自行车推不动,小胶车拉不动,人走两脚泥,进院泥四溅。上面推行村队道路硬化工程,虽说强硬了些,但大多数老百姓是从心里高兴的。现在大家得到了实惠,可把以自己名义贷了款的村长们难坏了。如果是继续当村长,还贷的办法还可以继续想。这村长不当了,人家信用社要贷没商量。怎么办呢?这是一起典型的为了公共利益而让村干部受难的信访件。   总不能让为集体办了事的人吃亏,更不能让他这样难心。我为难了,一边安慰这位下了台的村长,一边打电话叫来了法院的同志。我提出了这样的处理意见:请法院暂缓执行,由法院和信访办出面,问清所在乡镇和信用社,把这笔贷款转到新任村长的名下。法院的同志同意暂缓执行,也同意进一步协商办理转贷的问题。   下台村长情绪缓和了许多,接着叙述了接替他村长位置的新村长的许多劣迹。我已是听第三个下台村长反映这样的问题了。涉及村级组织选举问题,我不便多说什么,只能静静地听着。   村民自治制度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步骤。从村一级开始,采取直接选举的办法,逐步扩大政治民主,这是我国民主法制进程加快的体现,老百姓是拥护的。它有利于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有利于体现百姓民主选举的意愿,有利于调动老百姓参与政治事务的积极性。推行的结果,绝大多数村子选上来的人是合格的。可像这位下台村长反映的贿选问题,在农村确实存在,新闻媒体和文艺作品中已有报道和反映。可是具体到个案,那要有真凭实据才能解决问题。我不是怀疑这位下台村长没有真凭实据,也不是不相信在村级组织选举中,确有不具备条件的人被选到了领导岗位,问题是谁来实打实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告诉这位下台村长:“眼下问题的关键是把贷款的问题解决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不是我们能解决的。”他表示充分理解,默默地走了。   一周后有了结果。信访办的同志告诉我,贷款的问题,按我说的意见已办妥。在办理过程中确实有很多的人,对原村长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但涉及新村长贿选问题,大家讳莫如深,他们也没多问。我十分赞赏他们办事的认真负责精神,并对他们说,没多问就对了,那不属于我们信访要解决的问题,或者说不属于我们的工作范畴。   下台村长的贷款问题解决了,他可以安稳地和他的妻子过日子了。然而我的心事并没有了,我总担忧,个别劣迹重重,只因为有钱,通过不正当手段爬上村级领导岗位的人,能带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吗?也许我是杞人忧天。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