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雪花   电话是我的装卸工兄弟打来的,反映青铜峡镇和青铜峡火车站一带,电视信号越来越差,全是雪花,指责我这个吴忠市委的宣传部长不关心老百姓的生活。时间是2004年秋季。   苟富贵勿相忘,是传统祖训。我虽说不上富贵,但老百姓看电视的事,在那个辖区确实属于我的工作范围。何况朋友电话中的话已很不好听。择一日约了青铜峡市的宣传部长和广电局长,来到青铜峡石油器材库。技术人员检测,老百姓反映的情况是真实的,但解决的难度很大。   这让我很没面子。那里住着曾与我同甘共苦的一帮装卸工兄弟,他们看不上电视,但我又毫无办法。原因是前些年有线电视入网时,青铜峡镇及火车站一带,参与了地方邮政部门的入网工程,入网费交给了邮政部门。开始几年电视信号还可以,但后来越来越差。这让我想起了1996年初,发生在吴忠市政府常务会议上的有线电视管理权之争。一个议题占去了会议近一半时间,讨论之热烈,民主空气之浓厚,至今令我难忘。   有线电视的优越性,媒体已宣传得深入人心,老百姓盼望看更多更好电视节目的期望十分强烈。就在广播电视局紧锣密鼓准备工程实施时,出了一个新问题,邮政部门要负责有线电视的经营,而且把议题提到了政府常务会上。   邮政局率先发言的是一位总工程师,他准备了很多上级部门的文件,引经据典,列举其他省的做法,认为有线电视归他们经营是最符合政策,又有利于民生的做法。其实,核心问题是要他们的通信光缆发挥更大作用,增加一块业务。他们的想法原本也是没有什么错的。广播电视局发言的是一位分管副局长,她也作了充分的准备,讲上级关于有线电视管理的政策,讲广电部门的职责,讲老百姓文化生活的保障。唇枪舌剑、各有依据、各有经营的策略。   市长让我们充分发表意见,作为分管广播电视工作的副市长我十分为难。因为上会前此事我与市长没有沟通过,我该不该如实发表意见?一把手的意见是什么?班子其他成员怎样看?伤害了同僚之间的感情如何是好?思忖再三,我还是讲了真话。可谓:苛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我的观点是:一,广播电视局是政府分管该项工作的职能部门,应该对此项工作负全责,而且中宣部、国家广电总局有文件要求;二,电视节目的管理,有很强的政策性,涉及党的方针政策,不是哪个部门都可以管得了的。它的运行不仅是传输手段问题,更重要的是政治宣传方面的审核把关和节目的选择与制作;三,老百姓习惯了有问题找政府,如果交给其他部门,大家看不好电视,找到政府,我们管还是不管;四,关于安装有线电视经费问题,群众的集资费已够了,不要政府拿钱,月租费用以维修运转也基本够用。故我坚持由广电部门负责此项工作。我还特意列举了临近的灵武县,把有线电视交由邮政部门经营,服务不好引起的群体上访的案例。邮政局长极力为他们的观点申述理由,其他几位副市长也同意邮政局长的意见。而我与广电局的那位女副局长又执意坚持。会议陷入僵局。   我意识到,这个议题我把邮政局长是惹了,把同仁们也得罪了,如果市长同意大多数人的意见决策,我该怎么办?   戏剧性的结果出现了,市长决定:此事现在不决策,会后以分管广播电视和联系邮政局的副市长商量的意见为准。谢天谢地,那一刻我真想为我的市长的英明决策而欢呼,他没把我逼到墙角。   散会后我跟联系邮政局的副市长开了个玩笑:“老哥哥,为了兄弟以后少遭罪,这件事情你就给一点面子吧。”“就按你说的意见办吧!”我的老哥同仁回答是真诚的,我心底释然。   由于我和广电部门的坚持,政府常务会议上市长比较开明的决策程序,吴忠的有线电视入网运行得十分成功,老百姓十分满意。于是我在想,我们在很多重大问题的决策上,如果都能够多听一听各方面的意见,失误是不是可以少一些呢?当然任何事情都是双刃剑。由于我发言的时候,方法不是很讲究,还是伤害了个别同志的感情。但为了老百姓的利益,为了对分管工作负责,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而且我们现在缺的正是这一点。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事隔八年之后,我当初担忧的问题,在我工作变动之后在另一个地方,以上访的形式反映了出来。我要求青铜峡的广电局妥善解决那一地区老百姓看电视的问题,他们提出了意见,但达不成协议,关键还是出在了入网费上。邮政方面的意见是市上要收管他们没意见,但入网费已投入而且亏了本,无钱可退。老百姓的意见是已交了入网费就该看上电视。看来青铜峡市广电局只能作出让步了。   这是一次没有结果的协调。后来我那位朋友又到单位找过我,还是谈看电视的问题,我也又催了青铜峡的宣传部长。我相信问题总是能解决的,但要拖很长的时间,要费很大的精力是显而易见的。   回首很多引起上访的事件,我在反复思考,政府的决策如果真正遵循民主决策这样一道程序,一定会寻求出一条相对正确的结论的,也自然会减少失误,减少老百姓的利益受损而上访的机率。至于影响同仁间关系,只要是出于公心,为了人民的利益,误会总是会解开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