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住哪里   法不责众,是人们常说的一句俗话。上访人数超过了百人,往那里一站,黑压压的一片。如果再有别有用心的人暗中操纵指使,类似这样的上访案件,处理起来,肯定是有难度的。这种时候下,面对群众,你一定要诚心坦荡。实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你要敢下赌注,敢于告诉大家你的办公地点、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让大家感觉到你的真诚。其次,一定要讲究处理事件的政策尺度,处理过程的分寸,切不可盲目从事。否则,稍稍有些闪失,有时甚至是一句话说得不恰当,都会生出新的风波,引起更大的事端。   1992年4月初的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正和分管副主任讨论东环路打通工程中的相关事宜。东环路打通工程是市委、市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要求国庆节前必须建成通车。天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明白,这既是对我这个新任城建委主任的信任,也是一次严峻的考验。该工程涉及拆迁户六十多户,占地八十多亩,难度是显而易见的。分管副主任正在诉苦,昨天他去找该乡的党委书记谈拆迁的事,人家态度很不好,把他给的拆迁通知扔在了马路上。什么人嘛!我为我的副主任抱屈。人们都说乡镇长是地头蛇,可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吧!正在这时,进来了两个农民模样的小伙子,开口就质问:“你们占地修路不给钱,还扣人,政府讲不讲理,还有没有王法!谁是城建委主任?到现场看看去吧!”态度十分蛮横。   我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叫上办公室主任,同分管副主任三个人骑上自行车赶往现场。那时候吴忠市城区只有八平方公里,大规模城市改造刚刚起步。为了方便工作,自行车是我们的常用交通工具。   到秦汉渠管理处西边往北一看,好家伙,黑压压一片,我们找了个地方把自行车一放就往现场跑,向人群中挤了进去。足有二百人,摆开了围堵的阵式。三辆推土机,六七辆警用摩托车和十几个警察被围在了中间。其中一辆推土机的左窗玻璃全被砸碎了。高高扬起的推土铲上还猴着两个人。推土机和摩托车的钥匙被抢走了,一辆摩托车上反铐着一个农民模样的小伙子。许多人声嘶力竭地咒骂着该乡的乡长和几名警察。事情已经白热化了。有资料称,近二十年,大规模群体上访事件主要来自于两个诱因,一是企业改制,二是城市拆迁改造。吴忠也不例外。我曾多次提醒我的下属,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我回过头想指责我的副主任,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可他已没了踪影,他生性胆小,我无法计较。“乡亲们,城建委的魏主任来了,叫他说!”去找我的小伙子一喊,人们又向我围拢来。办公室主任紧张坏了,紧紧护在我的身边。这样的阵式对于我也是第一次。我到城建委任职才四个月,愤怒的群众会不会打我,我心里也没有底,箭在弦上,必须面对。但有一条我是清楚的,尽量说软话,不激犯众怒。我认真听农民们诉说,认真听乡长介绍情况。   情况完全清楚了。各家的拆迁补偿费和征地补偿费均已签了合同,但农民们没有拿到钱。原因是乡党委决定,要把农民们历年欠的生产队的各项款扣清再发。我和乡长商量,为了平息事态,加快工程进度,取消他们的决定。乡长面有难色。我知道他是担忧乡书记不同意,我告诉他书记的工作我来做,这件事现在只有这样做了。   老百姓往往只重眼前利益,城市路修宽了,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那是以后的事,他们看重的是房被拆了,地被占了。眼前损失了,就得把亏钱拿到手心里才踏实,至于往日欠公家的款,慢慢再还,这是众人的心理。   我分开围在我身边的人,站在一个高一点的田埂上大声喊话:“乡亲们,这件事乡上和城建委工作做得不好,我向你们保证,拆迁费和征地费三天之内一定发给大家。但是有一条你们现在必须离开现场,不能再出现阻止施工的行为!”“好,还是人家政府能办事。”“不行,空口无凭,谁信你的!”就在大多数人喊好的同时,几个年纪大一些的提出了疑问。我明确告诉他们,我姓甚名谁,办公室在哪里,家住哪里,电话号码多少。三天后如果拿不到钱,你们一个也不要少,到我办公室或家里都行。我下了睹注,说得十分诚恳,十分干脆、坚决。我注意到,我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挂在农民们脸上的愤怒随着渐渐缓和的空气,在一层层剥落着。到最后,很多人的脸上竟生出了兴奋。或许他们也没料到,聚众闹了半天会如此简单就解决了。   散了。十来分钟时间,二百多人走得剩下二十多人。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事情没算结束。乡长怕书记不支持。被铐的小伙子家人要求放人,警察们说啥也要拘留砸车的小伙子。乡长的问题好办,我答应由我协调。拘留那个小伙子是有道理的,他不仅砸了车,还打了推土机司机。我让公安带人走,同时给被铐小伙子的父亲小声说:教训一下,第二天放人。由我出面。老人乐了:“行,婊子的娃娃,众人的事,谁叫他逞能。你给公安说,别叫打了。”我向他保证。   当天晚上我马不停蹄,找到了乡党委书记,找到了公安局长,协调完了所有的事情。   第二天钱发到了老百姓的手里。第三天工程顺利开工。这件事是我这些年处理的人数最多的一起群体事件。   所以比较顺利,用我的办公室主任的说法:一是敢担事、敢表态,在气势上让老百姓一下感到你是敢作敢为的人,在人格上他们信了你,服了你;二是平时跟乡上、公安局关系好,协调起来人家都给面子,你自己心里也有底;三是事情抓得紧,立说立行,不给所有的当事人吃后悔药的时间,也为自己的诺言高度负责。主任的话有溢美的成分,但基本上是正确的。我个人感觉,最主要的一条是抓核心关键问题:兑现补偿款和征地款,这是众怒的根源。没有这一条垫底,再高的“艺术”也枉然。其次老百姓对城市建设说到底是支持的,而且20世纪90年代初期,老百姓群体上访的“经验”也是有限的。当然,不犯众怒、分化瓦解、分清主次、言而有信,这些处理问题的一般性常识也是要运用得当的。“群众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在群众利益面前,必须牢记这句话。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