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之祸   1995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11月份已是滴水成冰了。这是11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处理完行政监察方面的几项工作,大约11点20分的时候,一群披麻戴孝的人突然闯入我的办公室,不由分说跪了一地。我立刻起身请他们起来。“市长给我们做主,撞死人放了八天都不能入土为安哪!”一个小伙子大呼。当时我是政府分管公安工作的副市长,我明白这事归我管。“有事起来说话!”我的语气开始严厉起来。“你不管我们就不起来!”小伙子语气也挺横。“再不起来我真的不管。”我有些火了。   县级政府就是这样,虽有门卫,但什么样的人都可以长驱直入。他们准确地跪到我的办公室,看来上楼后已打听好了。   说话的人先站了起来,紧接着七八个人都站了起来,我告诉他们留下四个人说话,其余的人在门外等着。并让秘书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他们照办,开始诉说冤情。   他们是秦渠乡的人。八天前他们的亲人,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骑自行车上街,由家门前的乡间小路向南拐向乡政府通往吴青公路的乡间柏油路时,突然与由北向南开来的一辆手扶拖拉机相遇,手扶拖拉机司机与骑自行车的妇女都慌了,在相互避让中,妇女栽倒在路边的渠沟里。渠沟是水泥板砌护的,该妇女经抢救无效,死亡。交警部门勘察了现场,认定没有碰撞的痕迹,但手扶拖拉机司机有责任,拘留了肇事司机,扣下了手扶拖拉机。要求手扶拖拉机司机的家人先拿钱埋人,再处理事故。但那一家很穷,拿不出钱来,死者的家属便把尸体停放在自家的院子里不埋,并一口咬定是撞死的。其他情节与公安局长说法大体相同。   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入土为安是一种民俗,人意外死亡停尸八天,着实值得同情,必须立马处理。我告诉上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