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之难   又轮到我的信访接待日了。走出行政中心大楼,只见大门口黑压压围了几十号人。男男女女群情激愤。行办主任和信访办主任竭力地劝着,那伙人不管不顾,手指头指得雨点似的,而且出言不逊,要冲进大楼找市长讨个说法。   近几年群体上访事件增多,处理难度加大,类似事件时常发生,其他干部们也见怪不怪,无人问津。我走到了人群中,听到最多,喊得最响的一句话是:“肉臭了半条街,你们政府管不管?”是质问,是强烈不满的质问。我提高了声音告诉他们:“请你们到信访接待室去,我来管。”一大半人向接待室方向迈开了脚步,但有人还在喊:“别听他的,他是个常委,管不了这种事!”我厉声说:“今天信访的事就归我管,你不同意,我可以不管,但耽误大家的事你要负全部责任。”那人不敢吱声了。   事情果然复杂。中央大道停电已四天,十几家餐馆的肉臭了半条街也是实事,相关部门出面协调没有结果。餐馆老板们利益受损,急红了眼集体上访也在情理之中。在信访接待室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我劝上访群众先回去,我马上处理。但他们不买我的账,大队人马在门外等着,派四个人在接待室监督我办案。没办法,我只能特事特办。   停电的原因是那条街供电线路匹配太小,而用量已超了负荷,且饮食门点随意泼污水,电缆沟进水严重,使本就超负荷的供电线路短路,只能停电。信访办、房管局的同志出面协调了三天,开发商和供电局各执一词,哪一家也不愿意出钱更换电缆。按常规,确实应由供电局和开发商分清各自责任后,责任在谁,谁出钱,由供电部门修复。但分清责任需要时间,让肉继续臭下去不是办法。   这件事只能由房管局牵头,去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分清责任,合理负担经济责任。这就是我们的国情,有了问题找政府,政府部门就得一马当先,老百姓习惯了这样,我们也只能这样去做。倘放到西方国家就是另外一种状况,谁的事找谁,不行了上法庭,追索经济赔偿。我电话责令房管局:“先行垫付资金,下午动工修复,尽快通电。”副局长说:“局长出差,我们做不了主。”我知道副局长不是推诿,说的是实情。我行使我的权力:“电话请示局长,如果下午动不了工,你把文明单位的牌匾给我抱回来。”我的态度是极严厉的,宣传部长管着文明单位建设。我知道我这个常委也就这一点权力,不出手是不行了。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钟,而后有些惊慌地说:“我马上请示。”   监督办案的四个人露出了赞许的目光,有一个出去传递了消息,只听门外传来欢呼和掌声。我明白这对我既是赞许也是压力。因为毕竟事情还没有结果。如果万一房管局长也推诿,下一步该咋办?就算你收了人家文明单位的牌匾,对于燃眉之急的停电问题又有何益?在等待回电话的五六分钟,我感到了难堪,感到了无奈。虽在接访其他人员的上访问题,脑子里仍在转着下一步的对策。   电话铃响了。是房管局长亲自从外地打来的:“请常委放心,今天下午一定动工,钱的事我来协调。”一把手就是一把手,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他的表态字正腔圆,让我放心。当天下午四点我察看了现场,确已动工。第二天一大早,四位监督我办案的餐馆代表来到我的办公室,千恩万谢,其中有一位是已退休的乡党委书记。我告诉他们:“应感谢市委的接访制度,否则你们的事我不能管。有些事也难办,不能怪下面的同志,不信你问老何。”我指着那位已退休的乡党委书记说,他们点头告退。   很多天后碰到房管局长,我便赶快道歉:“你千万不要怪我滥用权力,我也是黔驴技穷,就那一踢了。”我俩大笑。房管局长告诉我:“其实就花了两万多块钱,能为政府分忧也值了。”   两万多块钱就停电四天,肉臭了半条街,惹起了民愤,也赢得百姓对政府的信任,体制乎?责任乎?协调之难乎?   吴忠市的信访接待日制度受到了百姓的欢迎,也受到了自治区相关部门的关注。宁夏日报在一版显要位置登出了一位女副市长接访的照片。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