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之间   2005年9月14日,星期三。天气晴朗,春光明媚。   8点10分,信访办主任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有人上访。处理完几件要事,我来到信访接待室。他们上访的主要内容是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要在他们公司职工住宅楼东边搞商品住宅开发,其中一栋楼影响他们采光,请求要回他们的采光权。   其实前一天下午,我接到过一个电话,说得就是这件事。当时打电话的人情绪很激动,说是他们组织了30多人要到市委集体上访,如果不解决就坚决阻止施工。人家还说,知道第二天是我的接访日,才把电话打给我的。我告诉他感谢对我的信任,但有一个条件,一定不能集体上访,而要派代表,我一定认真解决他们反映的问题,人家信守了电话中的承诺,只来了两人,我也必须言而有信。   在信访接待室,当着上访人员我拨通了规划局局长电话。我简单介绍了情况,请他到信访办来一趟。规划局局长很热情,表示知道此事,只是有难度,答应派一名分管技术的副局长来说明情况。果然10分钟后副局长带着一名工程师和一名工作人员来到了信访接待室。我对他们的工作态度表示满意。   我询问了相关情况后,副局长表示此事现在无法改变。一是规划部门和开发商都在依据市里批准了的规划行事;二是这个规划符合建设部的规范要求,即在我们宁夏地区,楼房的一楼一天之内采光能达到两个小时就可以了。虽然开发公司新盖的楼紧挨着医药公司的楼东侧,而且往南出去了四米,但没突破规范要求,就是合理的。我告诉规划局的同志,或许你们说的道理是能成立的,但合不合情呢?如果被遮光的这个单元正好是你的父母兄弟子女居住,你改不改?你们放不放这个线?当初会不会拿出这个规划让市上批?他们哑然。我有些光火:同志们,在开发商与老百姓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谁是弱者?我们为什么不多替普通老百姓想一想呢?我明确表示,这个方案必须改,意见是,要么退后四米与该公司的住宅楼平行,如果有难度,就砍掉半个单元,以保证该公司住宅楼的采光权。如果不改,我会与上访群众一同跟规划部门打官司。我的强硬态度把他们吓着了。其实副局长一贯是一个工作很认真负责的同志,他连连表示:回去汇报,一定想办法。   规划局长态度很积极,首先责令施工单位停工,缓解上访人员情绪;立即与开发商协商,开发商也很通情达理,结果是砍掉半个单元,第三天工程照常开工。这一事件以开发商牺牲十多万元的利润为代价,顺利解决了。   在市委班子里,我是分管宣传工作的,原本只接访,后转交,再处理,之所以当即作出处理决定,一是工程施工在即,一方要施工,另一方挡着不让施工,矛盾箭在弦上。随时可能引起群体上访;二是市委的接访文件规定接访领导要尽可能处理可以处理的事件;三是规划局办事的同志是我曾任城建局长时的老部下,原本想即使言辞过激一些,他们也会理解。事件处理完之后我给市委书记简要汇报了结果,得到了领导肯定。我心里是惬意的,又一次认识到,一个领导干部在对待民生问题上,只要心里装着百姓,处于公心,果断决策,又盯着不放,一抓到底,就一定会得到各方面支持。   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一章第三条第七款规定:“密切联系群众,向群众宣传党的主张,遇事同群众商量,及时向党反映群众的要求,维护群众的利益。”在维护群众的采光权上访事件中,我充其量是按党章的要求,履行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职责,我心底是坦然的,也是欣慰的。但一个月后有闲话说医药公司家属院住有我的亲戚,我才那样处理的。我有些愤怒,天地良心,到今天为止,我都想不出那个大院住有我的什么熟人。为什么如此正常的一件事,在我们有些同志的心目中会想得那样龌龊。为什么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处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有些人眼里,一定是带有个人私利的成分?我茫然。结论只有一个,就是他们处理群众利益事件时或许是要带上个人色彩吧。而正好相反的是这位开发商却是我的熟人。一年后那片房子竣工,女儿要买房,正好看上了那个地段的房子。她听别人说那个开发商我熟悉。女儿的要求并不过分,找个熟人,每平方米便宜个百十来块钱也犯不了啥章程,但这个口我怎么张呢?女儿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很理解,而且放弃了在那个小区买房的念头。为人民谋福祉需要破除一切私心杂念,甚至牺牲个人的利益。这是党的领导干部必须努力实践的原则。世上的事往往是无巧不成书,这两条都让我先后碰上了。我并不后悔,而且十分感谢那位让利10多万元的开发商,关键时刻能掂得出事情的轻重,不是非要与百姓争利,而是愉快地接受了让利的决定,到今天也没来找过我的麻烦。   这件事情给我的另一个启示是,开发企业实施任何项目,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本身并没有错,但他们更想在健康的体制下正当地实现自己的利益回报。并不是每一个开发商都要作出腐蚀我们干部的举动,而根子在我们掌管了各种权力的干部,见人家发财自己眼红,以权力寻租,是不是就有一些逼良为娼的味道。   事情过去两年多了,但想起这件事情,我心里仍然很沉重。为什么总有人把人往歪里想。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