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院即景   母鸡下蛋,公鸡打鸣,猫儿捉鼠,狗儿看门,老猪哼哼。玉兔蹦极,羔羊咩咩,马儿撒欢,驴儿打滚。……草编的粮囤,木制的推车,繁杂的绳系,高高的柴垛,土打的围墙,泥塑的灯盏,花格的窗户,笨大的水缸……   这些能叫的会跑的生禽活物,这些粗笨的小巧的家什篓子们,各司其职,把旧式的农家小院闹腾得、装点得生机盎然。他们的主人精心呵护打理。逢上大年时节,五谷丰登、粮食满仓、鸡鸭成群、六畜兴旺等象征着祈福美好的大红对联,贴上属于他们的领地,更渲染出一派春光。有一年春节回到乡下,想起儿时的情景,突然发现,一切都不对了。夜半三更不再有公鸡的打鸣,不再有狗的狂吠,羊舍没了,猪圈没了,乡间小路上见不到牛马驴粪,农家炕头也少有花猫戏鼠。总之,构成旧时农村的一些基本要素已寥若晨星了。这还是乡下吗?有一天我突然向我的一位儿时伙伴发问:怎么现在的农村人连狗都不养了呢?伙伴脱口说:都被你们这些人带到城里了。我俩大笑。   于是我想到了“洞中才三日,世上已千年”这句话。被我的父辈及我的父辈的父辈们经营了数十年上百年的浓浓的乡音乡间氛围,突然间荡然无存了,实在是有些可惜。我在想:带着我的孙子辈们回到乡下,讲述我儿时与家畜家禽调笑嬉戏的感觉时,他们还会相信那些流失的《桃花源记》般的景象是真实的吗?这就是我的农家小院所要记述的。让我的同辈们重拾起故园的梦境;让我们的后辈人也知道,在那个已经逝去的不算久远的年代,穷也罢,富也罢,辛酸也罢,欣喜也罢,人们是在怎样编织生活的梦境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