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绿了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诗句表达的是诗人的离乡愁绪。   “爷爷你看,草绿了。”年仅四岁,引着风筝蹦跳的小孙女突然停下脚步,指着草坪大叫着。孩子喊出的是惊奇与欣喜。   是啊,又绿了。春天用她的颜色说话了。春节前后的大雪延缓了大地复苏的日程,把绿强压在冻土中,把绿蒙蔽在树干里。然而强压与蒙蔽是有限的,无限的是那深埋于地下的生命之根。你看它们,在经历了严酷的风霜雨雪之后,天气稍稍有些暖意,便不管不顾地,用那尚是稚嫩的春芽,冲破覆盖于头顶的泥土,顶开盘踞于地表的枯草败叶,大口地呼吸着,大声地歌唱着———我是春的使者,我来了!褐灰色的树干也悄悄地泛出青色,与小草共鸣。春天需要装点,绿是春天的标志。   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这就是再恶劣的天气也扭曲不了的规律。虽然还有乍暖还寒,虽然还有狂风黄沙,可小草既已破土,你就抑制不了它们生长。你看吧,才短短的几天,草绿了树绿了,村庄绿了原野绿了城市绿了。大地蒸腾着热气,万物充满着生机。引着风筝的孩子跑得多欢畅,笑脸像花儿一样灿烂,身体像路边的小草,翠生生绿茵茵,一天一个样。孩子们盼望春天,喜欢在春天里奔跑,憧憬着在春风里长大,向往着走进学校读书,像大人一样工作挣钱,请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吃肯德基。春天是幻想的季节,让孩子们的思想插上翅膀,飞得很高,飞得很远……   春天是幻想的季节,就有了离乡别愁,就有了时不我待,就有了“时节忽已换,壮心空自惊。平明起照镜,但畏白发生。”是啊,人生一世,只不过草木一岁一枯荣的几十个轮回,对于人过四十天过午的人来说,何不生出些许紧迫。你的人生目标还没有实现,你要做的事还很多很多。在这个春天里,你要像疯长的小草一样,排满自己的日程,疯跑着去做要做的事情,做成很多很多的事情。待到来年春天草又绿了的季节,你要有成就感,你要让紧迫感减缓一些,只有这样,你才能像奥斯托洛夫斯基所说的那样:当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为碌碌无为而悔恨……   春天是幻想的季节,春天也是整装待发的季节。又绿了,当嫩芽抽成绿叶,当你一件件脱去有些臃肿的衣衫,日渐轻装的时候,是否也扔掉了世俗浸染于你思想的种种累赘,让灵魂洁净一些,让心胸豁亮一些,让清纯的露珠漫过你的心肺,清清爽爽、亮亮堂堂地,与绿比翼,像那放风筝的孩子一般,跟着春风奔跑吧!   客居他乡的游子,因绿看到了光明的紧迫,加剧了归乡愁绪;迟暮的老人因绿色而慨叹人生短暂,凭生出几多对光阴的留恋。   绿真好。快些绿吧。慢慢地绿吧!   2008年3月11日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