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人的支撑   到今天我还在想,如果没有院子里那几百只兔子,男主人的病能不能这样快好起来?他家的那方天能不能亮起来?   走进旧式农房里,我习惯性的第一眼是看那承载着檩条和椽子的大梁。直径达到四十五公分以上的松木大梁是最打眼的,看着就有一种踏实感。而直径小于四十公分以下的,担在房顶上,总觉得有些悬乎。我担心年年上房泥,日积月累,顶上的重量日益加大会把它压塌的。日子久了,看房屋的大梁就像看人间的百态,看到了男人在家庭的重量。   我们的男主人属于比较瘦弱的那一种大梁。有句话叫世间万物总有它的用场,作不了大梁作檩条,作不了檩条作椽子。但在家庭不行,量材转换角色的可能性太小。尤其是在农村,一个男人,你只要娶妻生子,你就得充当大梁的角色,把这个家撑起来。你健壮硕大智慧聪颖也好,你体弱瘦小懦弱愚笨也罢,别无选择。故而对我们的男主人,就心存着一份担忧。刚实行生产责任制那会儿,粮食的价格好,靠种田过日子一般农家是没问题。他虽弱一些,但勤劳、能吃苦,他的弱也倒不碍大事。但他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对他的担忧加重了。母子连心,伤感悲痛在情理之中,但而立之年的男子汉,烧纸钱的时候,当着百十号吊丧的人,哭得涕泪滂沱,死去活来,就有一点失去了男人的那份保底的体面。他的哭显出了心底的柔弱和无助,我很难欣赏,便多了担忧。命运如果再有更大的打击,他该咋办?   厄运接踵而至了。只靠种田日子紧巴了,他到化工厂当了一名临时工,一个月400多元工资,倒也不错。可体力劳动太重,工作环境太差。四五年之后觉着身体不适,渐渐有些吃不消了,一查是恶性肺病。慌了,全家人都慌了,再弱他也是这个家的大梁哪!砸锅卖铁看吧。然而祸不单行,他的家又被盗了,仅有的一点资产,妻子价值四五千元的黄金首饰全被偷了。应了一句话:房漏偏遭连阴雨,他的家几乎走到了绝境。他这个大梁已支撑不住上面的重量,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叫声,随时都有垮塌的可能。两个孩子虽已懂事,但年龄尚小,帮不上什么忙。   我曾在好多家见到过这样一种情形,大梁太细,有了危险迹象的时候,在最细危处顶一根柱子,如此就多了几份安全感。我们的男主人得到了一根赖以支撑的柱子。   他的一位侄亲充当了这顶梁的柱子。今年春节,我们的男主人提着两只宰杀的兔走进我家,交谈中,谈起他的养兔经,他的眼里有了奕奕的神采,面部也漾溢出喜色。这根大梁还能支撑下去,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树栽歪了,需要把它扶正。人跌倒了,不能自己站起来的时候,需要有人把他扶起来,这是讲外力的帮助。而终究能不能站得住,站得稳,还是靠自己。   一院子,近千只兔子是他的精神支柱。他虽内心柔弱,但善良和乐于吃苦的秉性,让他稳稳当当地站立了起来。   他的侄亲是农学院毕业的,对家庭养殖有一定的研究,而他的院子有近一亩大的空地,足以搭建饲养千只兔子的棚舍,有了合作意向,侄亲之间的协议很快实施。   一万多块钱,兔棚搭起来了,一万块钱,种兔买了回来。现在养兔跟过去农家小院养几只兔不是一个概念,有规模才有效益。近千只兔子,不仅占去了他所有的精神空间,而且占去了他和家人的全部时间。他没有心思再去空想他的病,按医嘱每天吃了中药,几乎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到了兔子上。切菜拌料喂食饮水,清扫兔舍,体力劳动强度不大,但花费的时间却很多。当看着兔子紧张地翕动着三瓣嘴吃菜的时候,他的眼睛都跟着生辉。看着他在庭院里忙活的样子,我暗想:这真是精神疗法和体力锻炼紧密结合的一剂最佳良药。我佩服他的侄亲给了他如此适宜的支柱。   兔子得了病咋办?现在乡上有专门的养殖技术员,人家定期检疫,定期打针,一般不出毛病,万一有了情况打个电话,人家随叫随到,这几年没出过大问题。兔子繁殖快,出窝也快,有专门的公司上门收购,我们订了合同,兔皮的价钱也不错。我看得出,他对乡上的服务和现在的销售渠道很满意,把兔子养下去的信心大得很呢。   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但活着绝不是为了吃饭。病入膏肓的人除了科学必要的治疗和一定的营养,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精神疗法。要让他动起来,忙起来,心中有所追求。   细想想,还有些道理。比如男主人和他的兔子。

上一页 下一页